首页 > 彩票股票 > 走盲道就是作死!北京盲人不走盲道

走盲道就是作死!北京盲人不走盲道
发布日期:2017-07-01

走盲道就是作死!北京盲人不走盲道

走盲道就是作死这是盲人对北京盲道的普遍看法,为何会这样呢?据记者调查发现北京盲道虽然遍布全市,但盲人出行却基本不走盲道,这似乎是对有着世界第一的北京盲道最无情的讽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探访

  大城长道盲道修到五环边

  北京的盲道近1600公里,足够从北京一直铺到湖南省会长沙,长度世界第一。五环辅路上、甚至高速公路边,都铺设有盲道。这么健全的盲道是否真让盲人出行感觉到了便利?日前,北京市残联研究室主任厉才茂的一句北京的盲道也许建多了引发社会关注。

  记者日前顺着五环路走了一圈,南五环、东五环基本没有辅路,北五环因奥运会召开的原因比较繁华,但过了京藏高速再往西五环,辅路就不连贯了,这些断断续续的铺路上,都铺设有盲道。

  五环路全长接近100公里,主要的功能是城市快速路,也就是走车的。记者在比较畅通的北五环辅路上观察,除了不时有车经过,路上的行人可以用人烟稀少来形容,更别说视力残疾的盲人。没有行人走,这些人行道都成了停车的地方。在北五环来广营西路北侧辅路上,一些机动车都直接压着盲道停放。

  盲人直言走盲道就是作死

  五环辅路上行人稀少,几乎没有盲人走盲道,那城里家门口的盲道,利用率如何?

  现在基本上没有盲人使用盲道。在双井桥附近一家盲人按摩院工作的赵师傅一边摇着头笑着,手里却没有停下为客人按摩的工作。盲人不走盲道是因为什么?记者问。视力没毛病的人会按照盲道走吗?不会吧?因为有很多障碍和设计不合理的地方。我们也一样。

  赵师傅和3个同事一起在附近合租的房子,坐车一站地,走路大概10分钟。赵师傅说,他们4个人中有一位李师傅是视力障碍,所以基本上下班都是4人结伴而行。从家到按摩院的路我们已经一块儿走了快3年了,没我领着,他们也没什么大问题。李师傅告诉记者,但是比如去银行、医院、邮局,基本都是我领着他们。而李师傅所说的领,也全凭自己只有0.08的视力和手中的盲杖。肯定不会走盲道。李师傅对于盲道甚至有些排斥:让我走盲道,说句话糙理不糙的话就是作死。

  实地体验走到人家餐桌上

  为了体验盲道,记者特意在晚上7 点与赵师傅一起从按摩院往租住地走。出了按摩院大门,赵师傅用盲杖有节奏地左右划点,准确地下了两级台阶。赵师傅说,这家按摩院开了大概4年左右。开的时候,门口的路还没有整修。整修之后的路,在靠近马路牙子的地方设有盲道。但盲道只是规矩地沿路铺设,却没有贴心地在按摩院门口拐个弯,为每天出入这里的4位盲人师傅服务。

  按摩院位于一个小区的一层底商,同为底商的,还有至少四五家餐馆。夜幕渐渐降临,这些餐馆纷纷搬出了桌椅,摆起了消夏露天排档,这些桌椅把近50米的盲道占了个严实。每年夏天,别说盲道,连便道都走不了。赵师傅用手中的盲杖敲了敲,下了便道,延马路牙子继续往前走。

  赵师傅边走边说,这条路除了每周一天休息之外,他每天都要走两遍。这种走熟了的路还好,您想想要是个陌生的地方,我按着盲道走,那不是走到人家餐桌上去了?